李幼蒸先生个人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典 >

“国学现代化和符号学”圆桌会议

时间:2012-06-15 04:07来源:未知 作者:李幼蒸
国学现代化和符号学圆桌会议 (百年来国学与西学关系的世纪性回顾讨论会) A.背景 B.会议 C.简述 (A) 背 景 南京第 11 届国际符号学 (IASS) 大会 主题:符号学:不同文明之间沟通的桥梁 宗旨:科学理性至上 (2012,10,5-9) 南京首届中国符号学论坛研

 

“国学现代化和符号学”圆桌会议

    (百年来国学与西学关系的世纪性回顾讨论会)

 

A.背景

B.会议

C.简述

 

                  (A)   背  景

 

 南京第11届国际符号学(IASS)大会

        主题:符号学:不同文明之间沟通的桥梁

        宗旨:科学理性至上

         (2012,10,5-9)

 

     南京首届“中国符号学论坛”研讨会

        主题:21世纪中国人文科学的新方向

        宗旨:全球朝向与中华精神

           (2012,10,4)

 

      南京“国学现代化和符号学”圆桌会议

       

         主题:“国学现代化”的认识论和方法论问题

         宗旨:致良知与科学化

           

              参见网站:www.semio2012.com

 

         ~~~~~~~~~~~~~~~~

                  (B)会  议

 

 

主持人:

 

      龚鹏程(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前佛光大学校长)

      李纪祥(佛光大学历史系主任,台湾史学研究会会长)

      殷国明(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文艺理论研究》副主编)

      吴锐(中国社科院历史所中国思想史研究室研究员)

      王伦跃(巴黎东方语言学院教授)

      李幼蒸(国际符号学学会副会长,旅美独立学人)

 

主题:“国学现代化”的认识论和方法论问题

 

背景:在南京第11届国际符号学大会开幕式前夕,在中国现代文化史百年结束之际,在中国人文科学跨学科研讨会“首届中国符号学论坛”举办之时,在“两岸三地”主持人组织之下,对于中国人文学界的“中西关系”、“古今关系”、“理论与实践”关系这三大关系方面,进行讨论。

 

 

方式:

     1.主持人论文宣读:每人20分钟论文宣读(学术性,主题不限)

     2.主题讨论:有关“国学、汉学、西学、人文科学”身份和功能,以及现状和未来发展问题(主持人开场白发言每人5分钟;之后与会者自由讨论)。几位主持人,各自具有或同或异的个人观点。参会者可以针对他们的不同看法提出评论,或者独立发表个人相关学术意见。

    

 

参加者:凡正式参加南京国际大会和中国论坛的人士均可自由参加和发表意见(同天在其他组别有节目者,亦可在个人项目结束前后参加此圆桌会议)

 

地点:南京师范大学外语学院

时间:2012年10月4日全天

 

 

          ~~~~~~~~~~~~~~~~~~

                           (C)  简述

 

所谓“中国符号学”作为有关当代文化、社会、学术、历史的理论性和应用性前沿科学研究,包括极其广泛。众多主题之中今日最主要的两大门类是:对现当代西方理论与实践的准确深入理解和对中国传统文化学术现代化改造的认识论-方法论探讨。二者之中又以后者的意义更为深远和重要。后者之中的核心则是“国学”,也就是代表中国传统学术现代化革新的领域。此领域至今已有百年历史,自梁启超、王国维、胡适、顾颉刚、冯友兰、陈寅恪等于上世纪初根据当时所能掌握的东洋、西洋的新知新学开创“国故学”以来,至今整整百年。“民国”成立以来的二三十年,特别是“五四”前后的二三十年,由于诞生于清末的一二百位杰出中国学人表现出的惊人适应力和创新力(他们那一代迅速接受西学、充分掌握中学的普遍心智倾向,反映了中华传统型“读书人”的深厚精神潜力),“国学现代化”运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遂奠定了我们新时期、新世纪今日重续国学现代化运动的基础。人所皆知,日本侵华战争开始后严重地中断了此一伟大学术思想命脉(正如二次大战开始前后严重地中断了战前雄居世界第一的德国“精神科学”命脉一样)。作为当时国学现代化运动核心的五四国故学的基本精神是“科学理性”;国故学绝对不是、不应该是出于民族情绪主义地盲目吹捧和复原“古代文化学术”(如此则近似于恢复封建主义意识形态);国学现代化的宗旨一定是借助刚到来不久的西方科学知识来重新检讨、整理、改进和发展中华传统学术型态。这一宗旨就显然意味着:中学传统和西学理论的“碰撞”、对话和对峙。本座谈会首先要辨析五四时代学人的“国学”和今日两岸三地的“国学”,说的是不是一回事。

 

现在大家都认识到,今日的国学现代化运动,应该以前贤学术遗产为“基础”。但是,这个基础是什么意思?很多人以为“继踵前贤”就是制造另外一个“照搬五四学人”,或者将我们的当前国学现代化运动置于五四国故学的框架之内?然而却忘记了一个常识性道理:此一时、彼一时也!我们的国学现代化的目的是要为少数人制造学界历史上的等级崇拜,还是要推进学术本身的发展?五四时代有五四时代的科学化、理论化标准,今日有今日科学化、理论化标准!世界文化和理论又已前进近百年,那些囿于中国现代文化史框架的学者对此知也未知?我们今日的国学现代化工作不以今日人类理论标准为标准,却要以百年前的(还远远未达当时世界水准的)理论标准为今日之标准;为什么要这么固步自封呢?

 

今日的国学现代化工作,不是也需要有当初梁启超那样地勇于“自我革新”的精神(即勇于认识自身由于历史原因导致的知识结构上的滞后和欠缺),努力补习新知新学吗?(一个民族无此自识真相之勇,能够真正前进吗?)今日的新知新学是什么,我们也应该进一步明确。今日作为西学世界一部分的国外汉学(此汉学绝非“中学世界”的一部分)所掌握的那么一点现代西学理论,是不是就足以成为我们的朝向人类知识前沿迈进的“中华学术”之理论楷模了呢?那么,反之,对今日流行的西学理论仅能亦步亦趋,就足以提升我们的理论程度了吗?千言万语,今日的国学现代化首先要求我们积极参考今日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武器工具,这一套工具的技术性、科学性含量,已经比五四时代学人所掌握的、所可能掌握的,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了。我们如果不朝向高的学术标准,而满足于朝向低的标准,这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自我贬低今日中华读书人的精神抱负和实践能力呢?另一方面,所谓积极参照当今世界前沿理论工具,就意味著必须对之先有深入的理解和批评检视的态度。单只对西方理论“照猫画虎”也是根本无助于我们的创造性的西学认知的。因此,上述两端,也将是我们的讨论会上的主题之一。

 

今日人类人文社会理论成数倍地高于、广于百年前,任何学者个人不可能独立完成充分掌握所需理论的目标。跨学科合作,不仅是扩展学术内容的理论需要,也是如何掌握跨学科理论的实践途径。然而今日学术职业化的僵化发展,使得人文界学人不愿意和行业以外学者进行学术交流。这正是今日两岸国学现代化活动中的一大瓶劲。这次我们趁着国际符号学大会和中国符号学论坛研讨会同时在南师大召开之际,利用其广泛的“跨学科”学者学生齐聚的环境,安排这样一个特殊形式的讨论会和座谈会,在“国内外跨学科的语境”框架内(因此就不是在大家熟悉的单学科职业框架内)集思广益,讨论相关问题。“国学”,无论是狭义的还是广义的,都与人文科学各学科有着程度不同的关联,因此国学现代化方向方法问题,当然是学界共同的兴趣所在和任务所在,绝对不是仅“属于”专业团体的、或掌握职业资源者的“私学”。符号学精神就是要打破行业垄断、主张“学术为天下之公器”,其目标与企图将专业学术运作成少数人专业垄断的目的,完全不同。希望我们这次首次组办的“跨学科国学讨论会”,能够抛砖引玉,促使有识有位者,日后能够有兴趣主动举办更具规模的相关研讨会;我们的有影响的学者们应该多做组织性、服务性的学术工作,以积极促进中国人文科学事业的真实发展。

 

中国人文科学和“国学”发展的问题,百分之80是青年学人学生参与的问题。青年人还没有进入职场等级制度,在此“前职业化”的人生阶段,容有更宽阔的心地“纯洁地”去关心学术的方方面面。所以我们特别希望青年人积极参加符号学国际大会、符号学中国论坛、国学圆桌会议(不一定带论文来;观察和学习是更主要的任务)。最后,青年学人、学生,作为未来推进中国人文科学的“主角”,应该意识到:个人和集体学术推进的关键中的关键是“伦理态度”的问题:为学是为了求真还是求成?这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治学总纲!而我们今日提倡阳明先生的“良知学”,就是要“对治”学人自己内心的动机结构。阳明思想的本质就是克服自身的“功利主义”!此克服要体现在行动上,而不是停留在话语上(知行合一)。能不能克服狭隘的职业化功利主义,严重决定着我们中国人文科学和国学的未来现代化发展的命运!

 

 

李幼蒸谨识,2012,6,15

 

 

(责任编辑:李幼蒸)
------分隔线----------------------------